您的位置 首页 美食

人类未来医学的曙光——记白曙光和他的经络疗法

内蒙古通辽市科左后旗的甘旗卡镇,位于通辽市东南部,这里天高地阔,土地肥沃,草木葱葱,自然环境优美,绿草如茵的植被似仍处在原生状态中。 甘旗卡镇是科左后旗旗委和政府所在地,人口不足六…

内蒙古通辽市科左后旗的甘旗卡镇,位于通辽市东南部,这里天高地阔,土地肥沃,草木葱葱,自然环境优美,绿草如茵的植被似仍处在原生状态中。

甘旗卡镇是科左后旗旗委和政府所在地,人口不足六万,一排排星罗棋布的红瓦砖平房形成小镇的主要建筑特色,这个看起来貌不起眼的边塞小城,却以正骨之乡闻名内蒙古自治区乃至大半个中国,大凡比较出名的蒙古族正骨医师几乎都出生在这里。

居住在科左后旗甘旗卡的蒙古民族,多以包、白两姓氏居多。追朔遥远的历史,包、白两大姓氏的先人,正是八百多年前追随成吉思汗的军师和贴身侍卫,他们除了为成吉思汗做参谋和保卫工作外,还兼任着医师的重要职责。那时候,战争频繁,每天摔伤的将士高达几百人,甚至上千人。医师们在条件极为简陋的情况下进行救治。在漫长的医治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治疗各类骨伤的实际经验,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正骨接骨医治体系。包、白两姓氏功勋卓著,受到成吉思汗的高度信赖和宠爱,成为蒙古族的两大贵族,地位显赫。为了不让这门独特的正骨绝技失传,成吉思汗生前下旨:包、白两姓氏的后代不可与外面通婚,只能在两姓之间通婚,直至沿袭至今,成为历史上罕见的家族式儿女亲家。

  八百多年过去了,战争的尘埃早已落定,包、白氏的后人们几经迁徙在内蒙古科左后旗甘旗卡定居下来,一代代人以治疗各种骨伤和各类疑难疾病为生,也使这一独门绝技传承下来。

现年五十八岁的白曙光教授,其精湛的医术,就是集几百年蒙医正骨和治疗各种疑难杂症之精髓,并且在此基础上大胆创新出的一种新型疗法,白教授称它为--经络疗法。

经络疗法的神奇就是不打针、不吃药、不用任何医疗器械,仅凭手指的气感就能感觉到人体经络是否气滞血瘀,做到手到病除。

白教授的这一创新,使他成为蒙古医学代表性的传承人。

白曙光教授1963年生于科左后旗甘旗卡。

据国内和香港多家权威媒体报道:

白教授5岁时耳濡目染蒙医,15岁时便开始与长辈一起行医济世。并于1992年至1993年应蒙古国卫生部的邀请在蒙古国卫生部心里疾病研究中心坐诊。1994年起应俄罗斯的邀请在布里亚特中央医院,伊尔库斯克国立医院专家门诊坐诊,后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门诊坐诊,俄罗斯联邦科学院远东地区东方医学研究所工作,在俄国20年期间考察调研了十多个国家的医疗与科研机构。由于其独到医技和良好医德,他破例取得了蒙古国及俄罗斯卫生部特发的行医许可证。

2013年,白曙光回国创办了白曙光中医诊所;白氏穴位疗法治疗中心。他的经络疗法的独特疗效很快得到国内众多患者和政府有关部门的认可。2016年白氏经络疗法被呼和浩特人民政府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018年白氏经络疗法被内蒙古自治区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白曙光被官方认定为白氏经脉疗法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2019年,白曙光教授编写的《骨头坏死病的白氏经脉疗法临床理论与实践》获得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

2021年春季,我经朋友郭连壁介绍,有幸采访到了这位神奇的医生。

在我印象中,大凡能冠以神奇者,是指那些具有超自然能力的人。这样的人我只是在科幻电影和武侠小说中看到过,在未见到真神之前,对无须用药的经络疗法,我是持怀疑态度的。再说见到白教授后,我细细观察,这位被尊为神医的人,不过是一个气质儒雅,面容和善的半大老头。与我想象中的那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双目如炬的神人相差太远。

我本不是来看病的,但我有意告诉白教授:我患腿疾多年,每到春秋两季,疼痛难忍,每年都得吃药、理疗,一直没有治好。今天爬到你的三楼,是一步一步拽着扶梯上来的。

白教授笑笑说:那你的采访,就从我给你治病开始吧。

白教授的治疗室给我感觉像个文化茶吧,墙上挂满书画,周围工艺品陈列,书香味很浓。室内面积不过二十个平方,辅助治疗的只有一张铺着雪白床单的简易行军床。教授戴上白色手套,让我躺下,只摸了一下腿就告诉我病症所在位置,随之,室内舒缓的音乐响起,教授进入治疗,我只感觉教授由轻到重点了几个穴位,在这不过三分钟的时间里,我疼痛的几乎晕厥,满身冒汗,随后只觉有一股热流从膝盖开始向下腿延伸,疼痛消失,舒服极了。白教授让我下床走几步,我下床后竟行走轻松,一点也不痛了,感觉完全好了。这简直难以置信。教授却告诉我:你的左腿是典型的滑膜炎引起的骨质增生和关节骨退化,最少也有十几年了,现在只是缓解,需要一个中疗程21次才能治好。

对此,我完全相信,也对他的经络疗法也不再怀疑了。

在日后的治疗中,我对教授的经经络疗法有了粗浅的了解。

经络疗法。准确地讲应该叫“暗物质疗法”。

暗物质是个物理名词,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期,荷兰天文学家卡普坦,在理论上提出的可能存在于宇宙中的一种不可见的物质,它可能是宇宙物质的主要组成部分,但又不属于构成可见天体的任何一种目前已知的物质。大量天文学观测中发现的疑似违反牛顿万有引力的现象可以在假设暗物质存在的前提下得到很好的解释。比如,布满人体如同蜘蛛网一样,比蚕丝还要细密的经络就是看不见的暗物质。近百年来,这种暗物质(人体经络)究竟存在与否,一直是个疑问,以至被称为玄学。近年来,美国科学家通过高倍精密的仪器观察,证实了人体经络的存在。所以,两千多年前,中医学通过经络的是否畅通就能确定人是否有病无病?归纳出的“痛者不通,通者不痛”的精辟理论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从这个角度来看,几千年前的中医学就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因为它感知到了人体经络的存在,在理论上对人体经络有了一定的认识,华佗,偏鹊虽然有被神化的成份,成为传奇人物。但他们总结出的“望闻问切”,就是经络疗法的最早雏形。特别是到了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的诞生,使中医从理论到实践形成了完整的医学体系,使中医学成为科学。我认为这才是中国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应该成为几大发明之首?遗憾的是,两千多年过去了,中医学发展到了今天,不仅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而且许多在治疗上的绝技都失传了。什么原因呢?白教授认为:“这与西医从近代的大量流入,尤其到了今天,几乎占居了垄断地位有直接关系。当然,我并不否认西医在治疗上的优势,但相对于中医,尤其在对人体免疫力的提高和健康有益方面,它远远落后于中医。最简单一个例子,现代人免疫力为什么越来越下降,就是与西医大量的抗生素滥用有直接关系,中医学认为:人体本是一个大药库,身体出现问题,主要原因是气滞血瘀,造成经络阻塞引起的,一些类似伤风感冒,跌打损伤的小病,根本无须用药就可以自愈,即使重症者,也不过是采用不伤害免疫系统的中草药调理,就能达到疏通经络治愈的目的。”

对此,我仍有疑问:“中医既然这么先进,那为何几乎被西医取代了呢?虽然从建国开始,毛主席就提倡中西医结合,那为什么发展到今天,相信西医的患者越来越多,而中医却受到冷落了呢?”

白教授亳不客气地指出:“这就牵扯到一个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心的问题了。现在真是墙里开花墙外红啊!在我们迷信西医的时候,中医却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到欢迎。尤其是日本、韩国,他们甚至认为中医学源于他们的国家。日、韩生产的中医药在国际市场上占有率远远超过我们,这就很说明问题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国内有些人错误的搞什么医疗产业化,以牟取暴利为目的,使西医对患者进行过度治疗,这简直就是害人,那有什么医疗可言呢?这也是造成西医优越于中医的一个主要原因。好在现在开始有所改变了。当然,传统中医并不是尽善尽美,也有它的局限性,因为还须依靠服用一定剂量的中草药疏通经络,是药三分毒,长期服用对人体免疫力肯定是有损害的。而未来医学的经络疗法却是无须任何医药医械的治疗,这才是人类最美好的医学。

白教授对经络疗法的阐述,令我震惊和兴奋,毫无疑问,经络疗法是白教授对传统中医的革新和创造,不仅对中国,也是对人类有着不可估量的巨大意义,是一场伟大的医学革命。

但是,我仍有疑问:比如,能够运用暗物质治疗非一般人所能,必须有像教授这样的特异功能,这个先天条件一般人是无法企及的,这就使这一疗法有很大的局限性,难以推广和形成医疗规模。

白教授信心十足地说:“还是有解决办法的,经络疗法主要是气的运用,这就是它与普通按摩最本质的区别,常言道,人活一口气。讲的就是气在人体生命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医学所讲的“气旺血足,气虚血衰。气尽血滞。”很精辟地讲清了气对血液循环的重要作用,所以,武侠中的气功绝非虚幻,气功被称之为武术的内功,也是武术的基础,我们在多年前的春晚上都目睹过习武者的一指禅功、二指禅功,这就是气的能量运用,最厉害一指禅能穿透砖石。毫不掩饰地说,我现在就是将气功的能量与经络疗法融合在一起,使点穴的手指有了很强的力道,以迅速打通气滞血瘀的经脉,达到疗效。每次几分钟的治疗,看似简单,完成后我却气喘吁吁,因为动用了内功,消耗了真气。现在我一天最多只能接诊十几个患者,多了会影响疗效。以后我的非遗培训基地,肯定能培养出这样的人才,他们只要达到我现在百分之五十的水平,就可以治疗了。经络疗法也就逐渐能形成规模,推广起来了。到那个时候,不打针不吃药的治疗方法,将使很多患者摆脱药物和手术治疗的痛苦,使患者免疫系统在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情况下,自然痊愈康复。

这,就是人类未来的医学。”

白教授对未来医学的精辟论述,令我神往,我也深深理解了教授的名字为何叫白曙光。曙光即希望,教授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的,我深信,这样美好的医学,在不久的将来肯定能够到来。

我很好奇白教授5岁就学医,七岁就能给人治病的传奇经历。白教授的弟子们告诉我,教授的从医经历的确传奇,随之他们给我讲了以下的传奇故事……

白曙光教授治愈的部分患者案例:

不打针、不吃药、不手术,仅用手指点穴,以经络疗法就能治愈股骨头坏死。

现任内蒙古人民医院副院长赵某胜经历了这意外的康复之旅。

2005年,40岁出头的赵某胜得了股骨头坏死。作为一位医学博士和主任医生,赵某胜深知股骨头治疗过程的长期性和复杂性,他去过各大医院积极治疗,但疗效并不显著。病情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赵某胜只能柱着双拐走路。

此后,赵某胜得知呼和浩特市白氏正骨指术点穴法非遗传承人白曙光擅长骨科病的诊治,于是抱着一线希望来试试。据说仅经过5次指术点穴疗法后疼痛基本消失,15次后即痊愈。为了验证一下在强刺激下疗效的稳定性,15天后赵兴胜还爬了一回山,自我感觉良好。

如今,赵某胜已58岁,15年来股骨头的病未曾复发过。

不仅仅是股骨头坏死,滑膜炎、脉管炎、强直性脊柱炎……这些在白曙光手里,也几乎是手到病除。

70岁的原呼和浩特市政协主席贾某祥是右膝滑膜炎发作多年以后转为退行性骨关节炎,73岁的蒙族老师刘某先是双膝得了滑膜炎转为退行性骨炎合并第4、5节椎腰间盘突出。

这两位都是经各大医院多方治疗后,不愿接受置换膝关节半月板手术来求医的。在白氏正骨指术点穴法非遗传习所,均经过一个中疗程21次点穴经络治疗后过了六年和八年没有复发。

今年49岁的呼市人刘某梅右膝盖有滑膜炎病史15年之久,2015年她最后一次去北京某医院,医生建议尽快做换肢半月板手术。刘害怕做手术,她回呼市时已不能走路,是被丈夫抱着上下车的。刘回忆说,她偶然经人介绍第一次来传习所,白曙光只按了三分钟左右就让她尝试着下地走了几步,当时她感觉“就像是做梦!”

今年45岁的原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副秘书长袁某曾面临截肢的风险,是这些病例中治疗周期最长的。2016年,袁某被解放军总医院诊断为血栓闭塞性脉管炎,他回忆说,“病情发展到2017年时,每天晚上疼痛难忍,整晚上无法入睡,去卫生间都爬着去,接着就右脚大拇指开始溃疡,糜烂。”

袁某又去找北京的积水潭医院,301和安贞三大医院专家会诊,最后诊断为“左右侧胫前动脉中远段闭塞,双侧足背动脉闭塞。”医生们建议先吃药看看,不行就只能截肢。

2017年6月,袁某半信半夜疑地来传习所就医。他以前吃的药被白曙光医生全部停掉,经过3个月的经络治疗后,袁某发现“脚趾的溃疡奇迹般地自愈。现在已经过了三年多,彻底痊愈。”

来源:中国观网

作者:李世明

作者: 大文君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为您推荐

光瓶酒进入百元角逐——献礼版玻汾上市发布会走进呼和浩特

  文·糖酒快讯内蒙古   导读:2022年9月9日,中秋节前夕,汾酒公司携手呼和浩特市天鼎裕隆商贸公司组织召开了主题为...

2022内蒙古食品产业供应链创新论坛暨首届内蒙古易货贸易发展大会召开

大公网内蒙古讯(记者王月)9月3日下午,由内蒙古内蒙古领导决策信息中心、内蒙名优产品促进会、内蒙古食品商会主办的“202...
大青山好水敬献青城人 万盛昌水业忆往昔二十四载 不忘初心再创辉煌

大青山好水敬献青城人 万盛昌水业忆往昔二十四载 不忘初心再创辉煌

2022年7月20日,万盛昌水业举行庆祝成立24周年庆典。一直以来万盛昌水业以“改善市民饮水质量为己任”的经营理念,引进...

粤过岭南 品味舌尖上的绿色内蒙古

“粤过岭南 品味内蒙古”。 近日,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农牧产品展示展销中心在呼和浩特市“粤过岭南”兴安北路店揭牌成立,标志...

农家兴莜面小馆的非遗味道

当许多人开车来到鹰山之北的武川县县城可可以立更,这里是全国闻名的莜面之乡,武川莜面制作技艺是内蒙古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返回顶部